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穿成团宠后她种田暴富

第247章 生病了?

  最新网址:www.wx.l</p>她腾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她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知道在做梦,那这个梦未免太真实了一些吧,她梦见……

  不过既然他们都说梦里面是假的,那自己做的这个梦也一定不会是真的吧,如果是真的,自己反正是接受不了。

  她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从那个梦里面出来,以免自己代入感太强,甚至都深深陷阱里面了。

  小桃从外面进来,看到她满头大汗的模样,连忙拿了块手帕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您做噩梦了吗?娘娘?”

  “对啊,其实我很少做噩梦的,不知道为什么又做噩梦了,可能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太累了吧。以后还是要多休息休息。”她叹了一口气,还是觉得非常头疼,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就一直跟自己作对一样。

  小桃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便打一盆水,把毛巾打湿了他的额头上:“要不然您再躺一会儿吧,等头痛缓和一些之后再起来如何?”

  田欣点了点头,现在头这么疼,压根儿就没有心思干别的事啊,还是安安分分的躺在床上比较好。

  可是她刚一接触到床,刚才做的噩梦又铺天盖地的袭来了,那种恐惧感。扎根在她的心里,仿佛久久都不能上去一样。

  即便是她闭上了眼睛,那种画面也依旧在脑海里面。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直接从床上起身,穿上衣服到外面去了。

  小桃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田欣早就已经消失在了宫中。等她想去追的时候,却根本就找不到她人影了。

  而田欣则是觉得头痛欲裂,于是便一个人去了后花园。幸好今天还吹着点凉风,让她不至于太过于难受。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也不知道这两天是怎么的了,这个情况反倒是越来越严重了。难不成是自己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她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去太医院看看。

  田欣从后花园又走到了太医院,这其中头又一直疼着,所以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差一点没栽倒在地上。

  幸好这个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太医院了,里面的太医直接出来把她扶住,带她进去了。

  最开始他们还没认出来田欣是谁,等到她进去之后,这才看出来是皇后。

  “皇后娘娘!臣有罪。”太医们都惶恐的跪在了地上,生怕触了不该碰的。

  可是田欣却摇了摇头,让他们都起来了:“我的头已经疼了两天了,你们快帮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再这么疼下去的话,我估计都要晕倒了。”

  说完之后,她便扶着额头,一副痛苦的模样,这下太医们哪里还敢跪在地上,赶紧上前去给她看。这有罪也就算了,那是皇后娘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们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一门让她平躺在床上,连忙上去给她号脉。

  可是等号完脉之后,一个个都变得非常奇怪,面面相觑:“娘娘,根据您这卖相来看,应该还挺正常的,也没有其他的异样。”

  “那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绝对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头疼。”田欣紧紧抿着嘴唇,她觉得自己平时偶尔头疼也绝对不会这么厉害。

  这下把太医们难住了,现在并非是三月伏暑天气,所以若说是热了也不可能。

  “不如这样吧,我给娘娘开几服药,您回去吃吃,若是觉得有些好转了,便继续弱势,再没好转再来看看?”后面的一个太医缓缓的走了上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田欣的跟前。

  他压根儿就没有见过这群太医们,无论是谁,现在只要能缓解自己的头痛就没问题,连忙点了点头:“可以先试试。”

  等她说完这句话之后,这才仔细观察面前的这个男人年龄不大,但是看着倒是十分老成。

  她的年纪应该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毕竟在自己的印象中,太医院里面的人应该全都老人才对。毕竟他们年纪大了,懂得东西也多。无忧中文网

  可没想到,果然有句话说的好,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么年纪轻轻就到宫里面来当太医了,未来肯定不可估量。

  开了几副药之后,田欣简直头更疼了,光是闻着这个味道就有点想吐,更别说到时候自己要亲自把这些药全部吃下去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为了不让自己更头疼,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了,等回去之后还是让小桃给自己熬药吧。

  太医们送着田欣离开了,让他们觉得诧异的是,皇后娘娘竟然是自己徒步过来的,也没有坐车也没有让人抬着。

  等田欣回到长乐宫的时候,小桃并不在屋里。没办法也只能等到她回来了,再说了,这丫头又跑到哪里去了?

  可是田欣并不知道在她走后没多长时间,小桃就已经出去找她了,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急得快要哭了。

  小桃是过了半刻钟之后才回来的,她一边哭着一边喊:“皇后娘娘,您究竟跑到哪儿去了呀,您简直是要了小桃的命呀!”

  她这个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哭丧一样,田欣翻了个白眼,在屋里敲了敲门框:“小桃,我还没死呢,你这么哭我是干什么?”

  “娘娘!?您怎么在屋里呢?您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您半天都没有找到您。”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扑到田欣怀里去了,脸上的泪水都蹭在了她的衣服上。

  可是田欣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便把桌子上的药递到了她的手里:“我就是出去开了副药,看你紧张的这个样子,不过现在有件事要麻烦你,就是你帮我把这些药煎了吧。”

  “娘娘的事就是我的事,小桃自然乐意为娘娘做了,可是小桃希望娘娘能答应我一件事。”她接过药之后,开始跟田欣谈起条件来了。

  她挑了挑眉毛:“什么事?”

  “那就是以后你要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先告诉我,要不然小桃找不到您,着急的不得了。”说完这句话之后,眼眶又红了,田欣连忙拦住了她:“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下次出去的时候一定跟你说,快去煎药吧。”

  总算是把她哄走了,田欣躺在床上休养生息。因为这样不动头还好受些没有那么疼。

  等过了没一会儿,小桃就回来了,手里面端着药,导致整个屋里面都是药味了,田欣闻到这个味道甚至都想吐。

  她为什么会想到去拿药呢?唉,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办法也只能吃了,这就是所谓的中药啊,以前她见别人吃中药都是又苦又涩的,如今自己还亲自品尝了一下真正的中药。

  古代并非像现代那样方便,直接就可以吃药丸,胶囊和药粒,这种土方法虽然很管用,但是又很苦啊。

  她紧紧闭着眼睛,从小桃手里面接过了盛好的药。捏紧了自己的鼻子,一口干了,可是没想到刚喝了一口就吐了。

  “这是什么药啊,怎么这么苦啊,不仅苦我捏着鼻子喝都没用!”他哭诉了一句之后就有点想放弃这个药了。

  因为她这辈子都没有喝过这么苦的药,如今一尝,连喝的勇气都没有了,头疼也瞬间就消失了。

  可是她又想到,如果自己不喝的话,头疼还是会继续,又有点开始左右为难了。

  小桃看到她这副纠结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娘娘,您知道良药苦口这个词吗?这就是说呀,只有苦的药才能治好你的病,毕竟好的药都是苦的。”

  “我当然知道了,但是这也太苦了一点吧,我都没有喝过这么苦的药让我喝,是不是有点太为难了?”她哭丧着一张脸,如果不是知道真相的人,恐怕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不过纠结了好半天之后,田欣还是喝下去了,即便是喝的时候有好几次想要吐出来,但是她都忍住了,因为生生的样子下去。

  最后这药喝完之后,她整个人都要哭了,眼泪就含在眼眶,想流又流不下来。

  小桃看到她这副模样,噗嗤一声就笑了:“好啦,娘娘,您就别这样了,吃过一次之后就会习惯了,等下次吃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苦了。”

  “我觉得应该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不会吃了。”她生无可恋的摇了摇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