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福妻跃农门

655章 回京

福妻跃农门 倾咔 4683 2020-10-13 17:07

  最新网址:www.wx.l</p>梅清浅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却不想还没回到京城,她就已经背上了个奸细的罪名。

  “别担心,我们一起回去面圣。”黎循咳了一声说道。

  “我就是担心我娘和小蝶,怕这件事牵连到她们。”梅清浅眼底的担忧藏不住,她被抓的太突然了,黎循又发病,又急着找到,无法面面俱到。

  “我交待过下面的人了,只要皇上不下旨连坐,就不会有事。”黎循说。

  “粉雕玉琢。”梅清浅红着脸说。

  “对对,就这个。”老婆婆笑的皱纹都深了。

  梅清浅和黎循向她告别,朝镇子大门走去。

  “婆婆说的不是客气话,她是能看出来什么吗?”梅清浅问道。

  “有人天生比别人看到的多,不过不要紧,旁人最多觉得我合她眼缘罢了。”黎循说道。

  梅清浅点点头,放心下来。

  “刚刚碰到我表哥了,他跑到镇上看别人做生意,打听生意好的铺子,结果找到环姐那了。”梅清浅笑的有些小嘚瑟,“我发现环姐对我表哥挺有好感的。”

  黎循看了她一眼,“你别瞎折腾,你那个舅母不好惹。”

  “我怎么瞎折腾了,我又没做什么。”梅清浅感觉被人泼了盆冷水,瞬间不太高兴起来。

  “她比你表哥大,而且门不当户不对。”黎循淡淡的说。

  梅清浅承认她是现代人思想,不在意那些门当户对,也不会瞧不起何书环的过去,但黎循这句“门当户对”却好像一棒子敲醒了她。

  “那我跟你不是更加门不当户不对?”她声音冷了下来,显然不高兴了。

  黎循的求生欲瞬间暴涨,急忙说:“谁说的?我一个猎户找到你这么貌美如花的娘子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是我配不上你。”

  他一直都很冷傲,突然说这样的话,硬是把梅清浅给逗笑了。

  “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啊。”她笑着说。

  黎循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那也要看对谁,你不一样。”

  你不一样……

  你不一样……

  这句话一直在他心头盘旋,刚刚心头的酸涩被泛起的涟漪压了下去,心脏砰砰的跳着。

  “回去吧。”黎循嘴角微微挑起,看来影这小子说的哄女人的办法倒还管用。

  影也不算一无是处吧。

  等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梅清浅却失眠了。

  冷静下来想想,她确实做的不妥,如果表哥和环姐两情相悦,她可以不顾古代的礼法、门第等等帮助他们,但问题他们还没什么,理智上讲并不合适,她一头热的想将两人撮合在一起,其实是不负责的胡来。

  她内心里有浪费的因子,但黎循说的也没错,舅母不会同意,甚至可能因此怪上她,而环姐如果因她撮合动了心,却没法有个结果,岂不是害了他们两人?

  她暗暗掐了掐手心,最近日子有些舒坦,她就不够慎重了,开始瞎折腾了。

  这样不行!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另一边床上的黎循,心里有些发堵,他肯定非富即贵,身份特殊,门不当户不对是真的该用在他俩身上。

  以后的路会是怎样呢?

  第二天一早起来,梅清浅顶了两个黑眼圈,可反观同屋的男人,却神清气爽,人家说完那些话什么事都没有,眼神清亮,睡眠很好。

  她不由有些气闷,既然说什么门不当户不对,他还来撩她做什么?反正男人不吃亏,发愁也只是她一个人发愁,他怕是说放就放的下吧?

  想到这里,她更加气闷了,早饭已经做好了,清粥榨菜,她随便吃了几口,就气鼓鼓的说:“我去看义母,你忙你自己的吧。”

  可惜黎循到底没什么

  闹了一天别扭,梅清浅还是不想理黎循,也不是说他哪里错了,就是她自己跟自己闹脾气还不行吗?反正不想说话。

  这时,外面传来了叫门声。

  “清浅姐,在家吗?我是来道谢的。”

  梅暗香站在门外,神情有些紧张,手指下意识的抓衣角,把衣角都捏皱了。

  道谢?清浅……姐?

  呵呵,梅暗香葫芦里卖什么药?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客客气气的叫门,她也不能不理。

  何况……

  她眉头皱了皱,想到了梅暗香怀了孩子又被打掉,到底也是因她而起。

  她走出屋子,打开了院门。

  梅暗香有些紧张的冲她笑了笑,因为太紧张了,脸有些僵硬,笑的比哭还难看。

  再加上她身体没恢复,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如果不是大白天,真跟见到鬼似的。

  想到她身体还没恢复,梅清浅无奈的叹了口气,“进屋坐下说话吧。”

  她带了梅暗香进屋,又给她倒了杯热水。

  梅暗香双手接过茶杯,紧张的快把杯子捏碎了。

  梅清浅也没急着开口,默默坐着,看看她到底想说什么。

  “清浅姐,谢谢你救了我。”梅暗香终于开了口,声音还有些发颤。

  “我也不是有意害你,如今也算扯平了,你放心,你的事我和黎循不会泄露半句,你不用担心,回去养好身子,好好过日子吧。”

  她说着顿了顿,“还有,性子收敛些,别总想着害人,划别人脸什么的,女孩子这样不好。”

  ·“我错了,我不该那样。”梅暗香突然哭了起来,哭的格外伤心,“我还想向二婶道歉,我真的不该那样对你们。”

  梅清浅有些反应不过来,梅暗香不会是吃错药了吧?这样子也不像装的啊?

  “我娘在鹿村,有机会见面再说吧,你还是回去好好休养,别乱跑了,免得落了病,你当时差点……”她说着说着又顿住了,不想梅暗香抢着说了。

  “差点就一辈子不能生孩子了,对吧?”

  梅清浅吃了一惊,审视的打量起梅暗香,“你自己想到的?”

  按理来说,以梅暗香的头脑,怕是想不到。

  “不是。”梅暗香否认,“我们聊一会儿吧,我憋的好难受。”

  梅清浅嘴角抽了抽,想说你不该找你亲姐姐聊天吗?咱俩这关系还不到谈心的地步吧?

  就是静下心来聊聊都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