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代言情 泪之传说

第128章 大结局

泪之传说 沐幻羽 2516 2020-09-22 13:24

  “真的没有关系了么?”泺神轻声问。

  “嗯,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纠葛。”

  泺神叹息:“可是他却为你而死。”

  “…………!”

  顿时,江徵歆感觉全身的血液倒流,脑中如有惊雷炸开。

  泺神:“即便幽羽不想让你知道,但我认为你不该被蒙在鼓里。”

  “……他……死了?!”

  “是。”

  这件事对江徵歆来说太过突然,太过震惊,以至于难以平复情绪,颤声问道:“他为何会……因我而死?”

  泺神:“你不属六界,死后本该魂消天地,幽羽用精凤之血为你重塑仙灵才使你复生的。”

  “精凤之血是什么?没有了这个,他就会……死吗?”

  “你可听说过凤凰泣血吗?”

  “……我听过。”江徵歆忽然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喃喃说道,“凤凰泣血时流的是泪,落的是血,鲜血就是它们的眼泪,难道……”

  “不错。”泺神点头,“凤凰是不死之鸟,眼泪有治愈重生之效,所以幽羽用自己的血泪为你做出了一个新的仙灵。但泣血也意味着自断性命,失去了重生的机会。”

  江徵歆听后颓然跌倒在地:“这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道灵流飘来,在江徵歆面前化成一片镜像,揭示了所有的过往画面,包括洺玥在见到天枢之后才得知真相,因为不想伤害她所以才选择离开的事实。

  江徵歆终于明白了洺玥的痛苦,洺玥的挣扎,以及为了保护她所承受的一切。

  原来他从来没有想过骗她的眼泪啊!

  是她错怪他了。

  他为她受了那么多伤,甚至几次舍命相护,竟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辩解,就那么默默地付出着……

  镜像的最后一幕是泺神走到幽羽面前,那时他已经快死了,所以恢复了真身。

  他的真身是一只通体晶莹雪白的凤凰,拖着十二条长长的凤尾,像由世间最洁白的冰雪雕刻而成。

  泺神看着幽羽,目光悲悯地道:“你自幼跟着我,修炼比别人都刻苦,纵观整个天界也难寻出几个比你修为更高的上仙,如今却舍得几万年修得的成果,只为一滴无魂无识的泪灵吗?”

  幽羽已经气息奄奄,声音很轻地答道:“我当初也以为她只是泪灵,所以才毫不犹豫做了那个决定。但是遇到她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知道什么是爱,也值得被爱,所以对我而言她不仅仅是主尊您掉落的一滴眼泪,也是我最爱、最想守护的人。

  泺神叹息:“凤凰每涅槃一次都要经历极大的痛苦,你一共涅槃了十二次才从浴火境修炼至玄冰境,与她相比,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吗?”

  幽羽气若游丝,语气却坚定无比:“是,与她相比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她能安然,我什么都愿意做。”

  泺神闭上了眼睛,痛心说道:“可你跟了我几万年,我怎么忍心让你死呢……”

  幽羽强撑一口气,打断了泺神的话:“主尊刚刚回归位,切莫为我耗费神力。”

  “可若不是为使我复活,你也不会成这个样子,是我欠你的。”

  “主尊不要这么说,当初若不是你救下幽羽,幽羽早死了。为主尊找回眼泪是我该报的恩。对她亏欠,我以自己的方式偿还。”

  镜像的最后,幽羽的仙身化作千万片洁白的羽毛消失在光芒中。

  江徵歆已经哭成了泪人,看向高座上的神祇问:“你为什么要让他死?为什么不救他,你有能力救他的对不对?”

  “如果你怨他,即便我将他救活,他还是会伤心的。”

  “我不怨他,我从来没有怨过他。”江徵歆泣不成声,“我爱着他,一直爱着他。”

  泺神缓缓站起身来,一步步走下玉阶,来到江徵歆面前。

  她轻柔为她拭去眼泪,安慰道:“别哭了,我都说了他从小跟着我,又怎么舍得让他消失呢。”

  江徵歆蓦地抬起泪眼,像是看到了希望:“你真的能让他复活吗?”

  “嗯。之前他的灵识受损,被我送入玄冰海修复,如今终于可以将他唤醒了。我想他醒来后最想见到的就是你,所以才找你过来。”

  说完,泺神微微抬手,轻盈的袖摆下,那只绝美的手凝聚出一道光芒,而后光芒大盛,照亮了整个神域。

  “去吧,他会在你们离别的地方等你。”

  ……

  耀眼的白光消散后,江徵歆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紫色的仙境内。她没有再迟疑,奔跑着去找幽羽,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一点见到他,再快一点!

  紫楹花瓣漫天飘落,好似下着一场紫色的花雨,被光影和飞花迷乱的视线中,她看到了那个墨发飘扬,白衣如雪的身影。

  他对着她温柔微笑,好看得不真实。

  江徵歆停下了脚步,怔怔望着眼前那个人,然后抬起微颤的手,拉下了他面上的白绡。

  幽羽缓缓睁开双眼,比宝石更美的紫瞳映出了她的身影,江徵歆捂住嘴,高兴地哭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对泺神充满了感激,她不仅复活了他,还治好了他的眼睛。

  幽羽抱住她,温柔抚摸她的头:“终于可以在你哭的时候抱住你了,以前是我不好,每次你流泪的时候都没有在你身边。”

  江徵歆将脸埋入洺玥的怀中,肆意流着眼泪。

  她也终于可以任性在他面前哭泣、任性依恋这个人了。

  幽羽好像看懂了她的心思,心疼地说:“即便你现在可以随意流眼泪,我也不想看你再哭。”

  江徵歆忽然想起了什么,哭得更厉害了:“谁让你自作主张把给眼睛给了我、把命给了我,你有问过我想不想要,能不能接受吗?”

  幽羽将她搂得更紧了:“对不起,我已经自作主张爱上了你,剩下的便不由我,只由心了。”

  他十分温柔地为她擦干了眼泪,专注看着她的双眸:“真好,我又能这样看着你了,从今以后我想永远注视着你,看着你笑,看着你幸福。”

  江徵歆被他认真的模样逗笑了:“那你一定不能再挪开视线哦。”

  “我哪里舍得。”

  “没想到现在我们的眼睛都是紫色的了。”江徵歆感叹道。

  洺玥点头:“我们又多了一样的东西。”

  江徵歆摊开左手:“可是掌心的伤疤已经消失,烟紫玉佩也遗落在人间了。”

  幽羽微微一笑,两枚烟紫玉佩出现在江徵歆的掌心。

  江徵歆惊讶地看向幽羽。

  他说:“我已将这两枚玉佩修复好了,而且在上面施了法术,从今以后无论我们在哪里都能靠它找到彼此,你愿意将它戴上吗?”

  江徵歆也笑了,点了点头。

  幽羽拿起一枚玉佩为她戴上,另一枚戴在自己身上,然后说:“曾经我们约定过一起看紫楹花开满云麓山巅,但现在我已经不是寒弦宫的主人了,所以就在这里种满了紫楹。”他握住她的手,“你愿意留下来,永远与我在一起吗?”

  “……永远在一起?”

  “嗯,我想要娶你。”幽羽温柔又坚定地说。

  江徵歆要被他的柔情融化了,内心十分甜蜜,她微红着脸点头说:“我愿意。”

  幽羽笑了,紫眸中光芒潋滟,璀璨夺目,他低下头,深情吻上了她的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