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代言情 盛宠郡主复仇记

第137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盛宠郡主复仇记 藏亦凡 2333 2020-10-25 16:15

  温云凡察觉到我的异样,眉头一紧,迅速抬手扶住我,我抿抿唇瓣,借着他的手臂站直身子,眼前恍惚,不由地声音也变得虚弱无力,“温云凡……”

  温云凡看到我双目失焦,没了定力,整个人虚飘飘地摊在他身上,他不由地心头被揪起,“你怎么了?”

  此时脑中的的记忆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洪水顷刻之前全部袭来,只觉得有人在撕扯着我的神经,我想要睁开眼看清楚,却始终抵抗不住眼皮的重力,甚至觉得浑身发麻,刺痛,由不得我使劲,发力,此刻我也顾不得身旁的人是温云凡,只想着有人能帮我一把,我将全部的力气都压在温云凡的身上,就像是淹没在水中无法呼吸和睁开眼睛看清楚视线而沉痛绝望的时候,忽然抓住了一捆救命稻草,即便这课救命稻草曾经要了我的命,但眼下,大脑根本不供我思考,依赖性无限放大,我只想着能有人帮帮我,无论这个人是谁,即便是温云凡也可以。

  温云凡看着楚卿虚弱痛苦的样子不由地慌乱起来,“楚卿!楚卿!”

  楚卿好像听不见他说话一般,眼皮微微地闪动着,却怎么也看不到她全力睁开眼睛,整个人都虚弱瘫软,温云凡焦心的厉害,微微弯腰,右手穿过楚卿的小腿,将楚卿拦腰抱起,“楚卿……”

  脑子混沌的厉害,但还是可以听见温云凡的声音,我抓住要离开的温云凡,此事不宜惊动大夫,若是被温云凡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届时不知道又要闹出多少麻烦,“我没事……”

  我悄悄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清醒过来,“你……”

  “最近没有休息好,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回过神,身上酥软刺痛的感觉渐渐消退,人也渐渐清醒过来。“温云凡……此事皇后依旧在插手,若想查明,就必须要有证据,恐怕皇后想找的那样东西跟你想找的那件是一样的。”

  温云凡愣了一下,“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不错,是有一个关键性的证据,就在刘若名的老宅,只不过还未曾找到罢了。”

  我自然知道那件东西他是不可能找见,因为那件东西就在我手上,它是我唯一的筹码,“所以你接下来准备如何?浮生已经按照你的提示来到这里,现在你想让他自己发现那样东西吗?”

  温云凡收回视线,微微颔首,“此事我自有定夺,你无需过问。”

  我冷笑一声,“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他,你知道这件事情无疑对他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你难道想让他陷入公正和亲情于两难之地吗?我说了,这个恶人不能是他去当,即便要当,也是你或者是我!”

  温云凡诧异地抬起头看向我,“你就这么爱他,不惜让他误会你憎恨你?还是说你本就不爱他,所以对这些根本毫不在意。”

  “温云凡,我早就爱上他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前半生的我痴痴傻傻地围着你,忽视了跟在我身后的他,如今我想明白了,我的后半生都只为他而活,为自己而活。”

  “卿儿我……”

  “你们在干什么!”

  温云凡还未说完的话就被温浮生的声音给打断了,温云凡又换上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我侧身看向温浮生,“你回来了,可有带什么好吃的,我都饿死了。”

  温云凡离开我的床前,他面带笑意地盯着温浮生,两个人沉默不语,温云凡最后浅笑一声,主动退出了这场无声的战争,温浮生眉头紧锁,显然是吃醋了,不,比吃醋还要眼中,他现在是三分醋意,七分怒火,不过我并没有想要解释什么,我觉得他应该会相信我。

  他慢慢走近我,我抬眸笑着看向他,想着他应该会先关心我几句,可是,事情并未像我想象的那般,他冷冷地看着我,良久一句话都没有,可又好像是在隐忍什么,我呆愣地盯着他,想着这个醋坛子不会又在闹别扭吧,正想开口宽慰他几句,谁知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当即怔愣在原地,失望,讽刺,可笑,可悲,在形容不过我眼下的心情,只因为他说了一句,“你究竟背着我再跟温云凡干什么勾当?!”

  我不知道我愣了多久,我对温云凡失望过很多次,本以为温浮生不会如他那样也让我失望,只是令我失望的是,他还是如温云凡一样让我失望了……

  我充满讽刺地嗤笑了一声,“勾当?温浮生,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龌龊的一个人?”

  温浮生还是一副怒气冲冲,他咬牙切齿地说,“那你们方才实在做什么?”

  我只觉得可笑,“你两只眼睛都瞎了吗?他不过是坐在我床边,我们什么都没做!”

  “楚卿!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我的太子妃,我恳请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意妄为,你已经嫁给我,怎么还让其他男子随意出入你的房间,还坐在你的榻边!”

  他突然吼了一声我的名字,让我惊了一下,果然他现在说的这些都是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我摆摆手,心焦力促,表示没有力气跟他争辩吵架,“我累了,没力气跟你吵,麻烦你出去,我现在要休息!”

  不过温浮生显然并不想就此结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楚卿!你若是还爱着他,当初又为何嫁给我?难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激怒他,刺激他吗?”

  但凡他刚刚不再说什么就出去,过了一夜我们冷静一下也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他偏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将我闷在肚子的活给度出来。

  “温浮生!你有没有搞错,当初不是我主动要嫁给你,是你爹跟我爹定下的婚约,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一句我要嫁给你,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今,你又反过来埋怨我当初嫁给你,我烦请你搞清楚,我楚卿不是没人要非要嫁给你才可以!”

  我阴阳怪气地怼他,难以平复内心的怒火和闷气,他倒好,嗤笑一声,继而朝我说道,“你终于承认了。”

  我顿时觉得自己脑中充血,有一口气堵在喉咙上不上下不下,瞪大了眼睛看向他,“是!我是还爱温云凡,我嫁给你就是为了气他,我就是背着你跟温云凡有勾当,我就想让他进我房间,坐在我的床上!我楚卿今天还就把话撂这儿了,你方才若是没进来,我们连床笫之欢都做了!!!”

  “啪!”

  右脸颊火辣辣地疼,温浮生的这一巴掌彻底拍醒了我,他从始至终都不相信我早就不爱温云凡了,从未信过……

  我翻身下床,起身,反手就是一巴掌,“温浮生,难道是我平日在你面前太过柔顺,致使你忘记了我的本来面目,才让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出手打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